由塑料,泡沫,PVC管道重构的艺术

1962年,艺术评论家、策展人 David Sylvester 曾与美国的艺术家 Jasper Johns 发生过这样一段对话:在谈及贾斯珀著名的旗帜与字母画时,西尔维斯特向约翰斯询问何为他创作的伊始——“是一块空的画布吗?”“不,”约翰斯回答说,“不仅是空的画布,应该是主题,你喜欢的那种字母,国旗或者其他什么。作为一种进入创作的方式,星条旗的绘画总是关于一面旗帜,但它不是寻常意义上的旗帜,与一个画笔,一个颜色或者油漆这样的物理性不同。”

这样的引用可能过分简化了艺术家的想法,但也可以看出在艺术家创作时,材料的物质性并非首要考虑的因素。但当 Jackson Pollock 放下棍子,Mark Rothko 搁置画笔,Barnett Newman 摘下画帽,Jasper Johns 耗尽热情,艺术品从创作者的身上移开,进入需要面向其他人阐述的境地时,艺术作品的物质性突然变得重要起来——标签上需要肯定作品中存在的材料,而这些恰恰是观众在浩如烟海的视觉迷宫中可以落脚的孤岛。

上图:Jasper Johns 《Zero Through Nine》(1961)

1 2 3 4 5 下一页